欢迎光临

大家安好,我是藍
湾家人。
怎么称呼其实都好,此处为全职堆放处

【叶黄】用身体记录那一刻

*兴欣第十赛季冠军设定有

*叶修与黄少天已经在一起的设定有

*刺青梗

*OOC有、OOC有、OOC有,慎入!

*感谢 @辰星殒落 大大的题目❤

 

 

 

 

 

【全职】用身体记录那一刻 (叶黄

 

 

 

 

 

看着含着染料的针在皮肤进进出出,将指定的图案一点一点纹到指定的地方上,不要说那个正在被纹的人为了忍耐将那双好看的手抓着指尖都发白,黄少天觉得自己光看就有种疼痛的感觉。

不,应该说他会想到之前自己纹时,那种被针一点一点刺入的感觉,回忆起那种感觉的一瞬间顺便打了个冷颤,也是在那时决定不管如何,就算天塌下来、薪资开得再高,打死他也不会转会!

这样的决定并不是怕痛或怎么样,虽然他长年宅可不管怎么说也是个男人,「痛」这种事情忍一忍就行了,没关系的。

只是如果可以,这样的事情只要感受一次就好不需要再来第二次,因为「转会」这两个字里所代表着「必需重新认识队友、熟悉新的环境」,也许平常一群人在QQ或游戏上可以随意开玩笑、互抢对方的BOSS或是天南地北地聊,可真要做为真正的队友朝夕相处,那又是另一种感觉。

最重要的事情是他在蓝雨待得挺开心的,一点也没有必要去考虑任何关于转会的问题。

而他也一直以为叶秋……不,现在叫叶修的人也会是一样的。

不得不说,这世上有许多事情本来就变化挺快的,谁也说不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就像叶修一样──是的,他今天是陪叶修来重新把队徽纹上,但是他并不是转会而是退役,一年之后又自己重新组了个新战队从零开始打回职业联盟。

当初会做这样的事情,是黄少天无意间在微博上看到一则「把最具纪念的事物刻下,用身体永远记得那个当下」的发言,他忘了是谁转发的也没怎么在意,但在拿到总冠军的那个当下忽然想起了这件事,死拖着叶修和他一起刺。

但刺之前,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

「老叶老叶老叶,你觉得我刺哪里好?手上、脚上还是其他地方?我觉得刺在手臂上挺好的,不然脚踝上也不错,上次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刺在那,你觉得咧觉得咧觉得咧?」黄少天一边看着自己的手脚,一边飞快询问被他一起拖来的人。

叶修……那时是叫叶秋的人吐了口烟,用不快的速度回答,「你可以试试大腿内侧……不对,那里不行,昨天晚上的『痕迹』还……」

没等人说完,黄少天的脸就直接红了,不光是想到那些「痕迹」而已,更是想到了昨天被留下那些东西的同时就直接射了的事,急忙喊停,「靠靠靠靠靠!!没人问你这种东西,只问你图案刺在哪里比较好,别回答说什么『随便』或岔开话题什么的,别说我对你不好什么的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让你选了,还不用感谢的心好好想想!」

这次叶修没有丢任何垃圾话回去,反而认真地思考了下,因为他抓到了黄少天在那句话里隐藏的信息──因为,只有你能看见。

也因为这句没有说出的话,让叶修总在他们作爱时亲吻那个刺青,或是在那图案的附近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吻痕。

锁骨,是最后决定刺的地方,不过是选了个穿T恤就能挡着的地方。

虽然在刺的那个当下,黄少天真的有种觉得叶修一定是为了被拖他出门刺青,而故意选了个痛得差点抓起旁边的东西当冰雨砍了师傅的地方吧!

好吧!没有不可能,只有「非常有可能」这个答案。

所以,在轮到叶修刺时他马上回以报复,别怀疑叶修在刺时痛得直骂娘,因为黄少天选了后颈,当然,也是个衣服穿上就遮住的地方。

似乎是因为真的太痛了,在回程的路上早一步完成的黄少天因为身体已经逐渐习惯那份疼痛,又开始了他一贯的……多话。

但,叶修似乎还没有从那份疼痛中缓过来的关系,对于黄少天的话除了惯性地抓重点听外,也几乎不怎么去响应。

说了一会发现真的很有问题,「老叶老叶老叶,你到底还行不行行不行啊?你也才比我大上三岁而已,都过了好一阵子了还没有从痛觉中缓过来,你这样真的不要紧不要紧吗?」

叶修下意识摸摸口袋找烟,却又因为疼痛还没缓过而放弃,对于对方的问题依然用着一贯懒散的语调回答,「我行不行……我以为昨晚你哭着说不要时就知道了。」

「你妹你妹你妹!!叶秋你少说废话点行不行!!明明就知道我在问什么!」一边回击一边脸又红了,「而且三言二语就提昨天晚上,你到底几个意思几个意思?」

「我妹是沐澄你认识的,不过,我没几个意思,只是第一次特别值得多回味几次。」

这次黄少天没有回话,只是低下头想用有些长度的浏海遮住自己的脸,但泛红的耳根出卖主人当下的心情。虽然昨天晚上他自己也有些勾引的意味在里面,但被这么明白地说出来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

「呵呵。」看着对方的反应叶修心情异常愉悦,伸手去拉黄少天的手一边往回程的路上继续走。

只是,走了好一阵子黄少天都没在开口说过话,这下让叶修觉得哪里不太对,在心里苦笑了下,果然有些东西一旦习惯了忽然消失了就会觉得什么都不对了。

知道自己逗得有点太过了只能换个话题,「少天,喜欢玩荣耀吗?喜欢蓝雨吗?」

「老叶你怎啦得不到冠军就开始感伤了吗?如果不喜欢荣耀怎么还会玩下去并且成为选手你说是不,你又不是不知道职业选手那些每天的基础训练真的是无聊到一个不行,如果不喜欢怎么可能撑得下去,而且蓝雨可是宇宙最强的战队了你要我说一百次喜欢都没问题啊喜欢喜欢喜欢喜欢---」

「嗯,那就好好的待着,别让哥找不着了。」一边说一边抬手揉揉对方的头。

黄少天抓住那只把他头发揉乱的手直接回喷了句,「到底是谁找不到谁呀!!我说老叶你连个手机都没有,每次找你还要透过苏妹子,虽然有你的QQ号是没错但你十有八九在隐身潜水,决定了决定了!!回去立刻把我设为隐身可见,就这么说定了呀!」

聊着聊着又聊到其他的地方去了,但直到后来叶修没有留下任何支字词组就退役,过了一段时间又接到对方的消息时,黄少天忽然想起了这时的对话才逐渐明白叶修说的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黄少天忽然想到叶修事后也没有对他设隐身可见!!!算了,没关系,有得是机会让叶修设。

「少天,想什么这么出神?」似乎刚刚把所有力气都拿去刚刚忍着不骂出声,所以,说话的声音带着几分干哑与无力。

这一次,依然选了个刺下去很痛的地方,只是,这次不是黄少天自己选的,而是两人一起讨论出来的──耳朵下面脖子侧边。

离上次刺的那个图案有距离不算太远,但黄少天问叶修为什么选这边理由是什么时,叶修只说了,「你不是总说当初你选刺的那个地方不能做我对你做的事,而且,你总是在做爱时把牙印留在这边。」

所以,意思是……「靠靠靠靠靠!!叶不修你该不会就用这个理由和刚刚那个师傅说吧?!!!难怪刚刚那师傅看我俩的眼神从刚刚就一直很不对,你说了你一定说了我确定你一定就这么和那个师傅说了!!!」

但事实上也确定是如此,而且后来常常在做爱时,叶修亲吻着黄少天在锁骨上的那个蓝雨队徽,而黄少天亲吻着叶修那个在耳朵下脖子侧边的兴欣队徽。有一次还不小心忘了那个地方没有办法遮住留下了痕迹,结果被发现的人轮番用眼神揶揄和言语嘲笑。

只是,有影响的是黄少天及其他职业选手群里的人,因为前者爆手速用大量最大号字刷频,一次又一次。

「呵呵。」答案肯定的。

两个字配上一个标点符号等于一个肯定的答案,「你妹的你妹的你妹的!!!你的脸呢你的脸呢?我拜托你捡起你的脸来好吗好吗好吗?你到底几个意思呀你!!!」

「注意素质,而且家里的人都同意了,你想赖?」趴得有点麻,甩甩麻掉的手换了个姿势,「少天,告诉你现在反悔已经晚了。」

看到叶修的动作,黄少天靠过去帮叶修捏捏麻掉的手,「喂喂喂!你说谁想反悔谁啊谁啊谁啊!不过,我说老叶你现在又新纹了一个了,旧的那个你打算怎么办?洗掉?还是要?但是老叶我说你刚刚纹时觉得痛就叫出来又不会有人嘲笑你,上次你纹时不是痛得直骂娘吗?真是的,你什么时候才不会什么事情都妄想自己拦,像之前……」

「少天,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口不干?」真的觉得自己再不阻止一下,对方口不干他听得自己口都干了。

不在意自己被打断,但仍想知道那个旧的刺青要怎么处理,「是还好,不过你得回答我你旧的那个你打算怎么处理?」

「就摆着,反正也不再有了。」说完,叶修动了动自己的脖子感觉没有之前那么痛后,直接从椅子上起来,握紧一直在揉捏自己那双手,「走吧!回去了。」

点头,他知道那句「不会再有」是什么意思,「好!!现在回去刚好赶上吃晚餐的时间,我们要在外面吃还是回去吃?外面吃的话回去就不用整理了,回去吃的话这会儿应该是我做饭了,因为你刚刺完青你还是休息吧……」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远,至于晚餐到底吃什么……这只有他们两个人自己知道了。

 

 

 

 

 

Fin.

 

 

 

 

 

Free Talk

 

 

 

安好,我是Cain.

之前看到一连串把队徽刺在身上我整个想出去跑圈,所以,和 @浪漫派 大大聊了一圈之后,我我我写了这一篇,超感谢他夜半陪我讨论刺在哪里!!!!!

另外,没意外的话,这篇会变成湾家全职ONLY的无料,而且,还会有个番外,这样W

然后,搭档表示:搭档 你有黄少天字数居然只我的一半出头 要不要脸啊?(淦

我只能回他:呵呵(欸你

 

最后,感谢键阅!!

 

 

 

Cain.


评论 ( 16 )
热度 ( 60 )

© 方向感遺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