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家安好,我是藍
湾家人。
怎么称呼其实都好,此处为全职堆放处

【乔高】替わらない君



1.与搭档的姐妹文,详细请点我❤

2.谢搭档的赐名W

3.为了感谢初初太太他窗了,所以,一起送他的福利(相信我们对他真爱(欸

4.为CWT39无料,于场后全文释出

 

 

 

 

 

乔高-替わらない君

 

 

 

 

 

「一帆我跟你说,我昨天忽然想到了一个能让木恩与灰月能够配合得很好的战术,我们等一下来试一下好不好?」

「好啊!是个怎么样的战术?」

「就是……再……如果地图的遮蔽效果不差的话,还可以……」

「欸!那等一下来试试,听起来能够实行的机会很大。」

 

***

 

高英杰闭上有些酸涩的眼睛试着用前辈所教导的方式转动眼珠,让眼睛刚刚所累积起来的不适感消除掉,就算知道不能完全消除但至少可以藉此让眼睛稍微休息一下。

--以前,一帆应该也是这样的。

再怎么努力练习也不能够上场,只能坐在饮水机旁边在前辈们下场时询问他们是否要喝水,完全不受人重视,应该说直接被忽略比较恰当。

深呼吸两口气才缓慢睁开双眼,感到酸涩的不适感有稍微减少一些,便继续专注在闭上眼睛休息前的事情,做练习。

计算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微草平常练习用的软件接口,但是操作的角色并不是木恩、甚至不是个魔道学者,而是乔一帆离开微草前所使用的角色,刺客灰月。

当初在向俱乐部申请要这张账号卡时,用的理由是「有时玩玩其他职业也可以激发出新的想法」,但在从队长手中拿过卡片时,被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与留下一句「过去的就让他过去」。

在听到这句话的当下高英杰的心里有些慌乱与狼狈,但细想了一下这句话之后发现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过去的就该让他过去,一直执着在这些琐碎上面又有什么意义,执着又不能让已经发生的事情产生任何的变化。

但是……过去,好难……

这样想着,带着苦涩的笑容出现在脸上。

伸手操作着灰月继续完成他闭上眼前在做的事--让这支刺客号继续在微草的专属训练系统中动着,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假装乔一帆从来没有离开过,就像平常一样,只要想到什么时随时能够到他的房门口去敲门,没多久就会看到有人从里面开始探出头来一起聊天。

可是,尽管如此高英杰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让这个刺客号完全发挥,因为现在连将系统设定的分数全数打满都难,明明在用魔道学者时是那样的轻而易举。

一直以为,只要透过这样的方式就能够体会一帆离开微草前的生活……纵使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两个人的起步本来就不一样,一个是众所注目备受期待的新星,另一个则是不管付出多少努力始终只能坐在饮水机边的人而已。

又一次结束练习,最后打出来的分数同样没有满,甚至因为漏掉了不少目标使得比前几次的成绩要来得更差,会造成这样的理由很简单,只是因为漏掉的那几次都正是他在走神的时候。

结果出来后,除了看着那个分数懊悔之外,高英杰更思考着是否要再重新打一次,但还来不及下决定,计算机里安装的行事历跳出他自己设定的事件提醒--兴欣主场,搭飞机,早点休息。

画面跳出的讯息让高英杰思绪又再度飘远。

这是乔一帆特别为他找来的,当时一边安装一边和他说,「这个行事历会定时在你写下的时间出现提示提醒,这样就不容易忘记重要的事情了。」

那时看着对方那专注在摆弄计算机的侧脸,高英杰觉得还有什么事情会比这个更重要?

但是,直到乔一帆离去他才知道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他从没有忘记过乔一帆离开时的那一幕,在看到的当下心里除了担心与不舍外,他没有办法说或做任何的事情,连问「接下来你会不会继续待在这里」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在临别前一刻将紧握成拳的双手藏在外套的袖子里用隐忍的语气细声地问之后会去哪里。

虽然得到了「先找间网吧」的这个答案,但是这样模糊不清的答案并没有比较令人放心,反而更加担心从今之后是否还能再见面。

所以,当知道乔一帆还继续待在电竞圈里时,高英杰的心里真的非常开心,至少,他们还能在同一个舞台上--即使已经是对手。

 

 

 

 

 

Fin.

 

 

照例必须艾特下众位作者❤

 @嗯,刚刚想干嘛来着  @高嶺の林檎  @四月魚  @窗到盡頭方恨死(。 

其实这篇是挺早写完的一篇,至于原因……为了比学妹早写完算吗?(欸

不过,大约也只有我们这群蛇精病会把无料印彩封就算了,还上膜……放心,我们是不会住手的(竟然

最后,各种感谢大家将无料带回家!!!!❤


评论
热度 ( 7 )

© 方向感遺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