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家安好,我是藍
湾家人。
怎么称呼其实都好,此处为全职堆放处

【琅琊榜】好梦,如旧 (靖苏

1.谢搭档的校稿与推坑❤

2.CWT42无料,于场后原地原文释出(已释出)

3.梗来源:好梦如旧[ft.林斜阳] 并瓦填词

4.私设、OOC皆有←

 



 【琅琊榜】好梦,如旧 (靖苏

 

 

 

大寒,是一整年当中最寒冷的一日,而大梁的王都金陵在这一日更是天尚未蒙亮便飘起了雪。

点点细雪缓慢落下,有些在还没落地前便消融、有些则落到了地上开始累积,将放眼所即的世界变成一片银白,等待着阳光从云的那端探出头,散发着温暖的热度去融化那雪色。

但不知从何时起,在这最冷的一天萧景琰总是睡得不安稳。有时是不断地发梦但只要一醒便全忘了,有时是没来由地便睁眼,而意识也在睁眼的瞬间回笼再无任何睡意,更多时候是被一点细微的声响给吵醒,哪怕是雪落下的声音也足已让他清醒。

最初以为是地龙烧得不够暖与自己的身体有恙,便让人多加了几个碳盆、再把地龙烧得更暖,并召了太医问诊,但太医回禀均言龙体无大碍,只能开些安神的药物让他多静养。

可只要过了这一日便没了这些问题,渐渐地,对于「大寒这日特别容易醒的事」也就习惯且不太在意了,反正只要过了这一日其他日子都能睡得极好。

也因为这样的原故,每年的这一日他都是早早就起身将自己周身打理好,这是还是郡王时便养成的习惯,就算登基已经数十载仍没有任何改变。说白了只是不想要引起其他更多不必要的关注罢了,就像那位总是低眉浅笑的谋士最初和他说的「少说话多做事」。

一直都明白那时的这句嘱咐是要让他沉住气,毕竟朝堂上那时的太子、如今的献王与已死的誉王斗得你死我活,另一个目的是为了让他去累积百姓心中的名望、父皇眼中的才德。

--但这一日他只想曲解这句话。

吩咐了几句让平常跟着的太监侍卫们都不许跟着后,便独身拿了把伞离开了起居的寝殿,虽然知道就算这些明面保护他的人不在,暗地里还是有其他人在。 

知道归知道,但就是不想要如此大的阵仗的人在眼前晃。身为大梁的王,平日的关注已经够多了,这一日他只想好好静一静。

独自一人打着伞缓步走在偌大皇宫回廊中,看着每一个与林殊在一起长大的地方,封尘在心底深处的记忆都会缓缓浮上心头,不论是一起玩乐笑闹、一起吵架对打或是闯祸出事帮着对方背锅的事,一桩一件都让他觉得就像昨天才刚发生似的。

如果……这些真的都是昨天才发生的该有多好,这么一想,便勾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轻轻碎念着,「不可能,这都是不可能的事。」

不知走了多久,最后伫足在宫里最边上殿阁外回廊一角,会在这里停留的只因这里是离以前靖王府与苏宅最为靠近的地方,虽然是个被厚重的宫墙阻隔、无法真正望见那两个曾经有过无数回忆的地方。

在成为大梁的帝王后,有时萧景琰挺想念能自由来去宫里宫外的日子,就算那时为了赤焰旧案与父皇有心结而遭到了打压,但至少那时有朋友可以一起谈天分忧……

每每想到这里,「高处不胜寒」几个字总不自觉地脑子里浮现,可就算知道却早在与人订下约定时就已经没了任何反悔回头的机会了,最多也只能在心中苦笑了下后再将这些事情埋进心底。

不敢再继续往这个地方深想只能调整了思绪,可思来想去只能往封笔前各部所提之事深思,但还没来得及想到什么便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陛下,您在这大寒的天里不好好待在宫里倒跑出来这里看雪。」

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就看到总是以谋士自称却不愿入仕的人,穿得极暖手里还拿了个暖手用的手炉,走近后毫不犹豫地直接坐在自己的身边。

「……就说只有我们两个别叫我陛下。」听到开头的称呼眉头便微皱。

「是。」早料到会得到这个响应,「但你也该回答我这种天气不睡觉跑出来坐在这种地方,不要以为自己身体底子好就能般乱来。」一边说一边把自己身上的披风再拉了拉,尽量确保冷风不会往内灌。

看着梅长苏的动作,萧景琰跟着坐下并一把将人揽过来靠在自己身上,再将自己身上的披风尽可能盖在对方身上,「在房里太闷出来透气,顺便想想各部封笔前说的几个政策年后该如何实施,还有明年春闱时的主考官和十八位副主考的人选,既然你来了就和我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梅长苏听完在心里在心底苦笑了下,时间真的会改变许多东西,就像现在一个本来对于说谎二字几乎不愿意做的人能够用得如此得心应手,但为什么习惯总是改不掉呢?

看着对方尽管极力隐藏了,但眼底流转的那些情绪是骗不了人的,萧景琰假装自己没发现只是伸手将对方的手紧紧握住,不想给人有任何闪躲或是逃开的机会。

任由对方拉着自己的手梅长苏在心底摇头叹息,但很快便将精神回到刚提的几件事情上,思考着这几件事情该如何做才能尽可能达到自己与对方心中的期望。

萧景琰根本不急着要对方开口说些什么,毕竟所有事情都几乎进入了正轨在执行上并没有以前那样的困难,可各部的事情大多关乎百姓生活做下决定与执行上都有一定的难度,但为了让百姓能安居乐业再难也都值得一试。

想好之后,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关乎民生的各种事情到底该怎么做会比较好,虽然也许实行上还是会因为每个地方的情况有所调整,但基底差不多是一样的。

就像回到年少时光也像在密道里研商的那段日子,这样的感觉就像每件事情都没变过,能够一起笑一起闹更能一起讨论事情,不论大小事都行……可他们都知道并不是什么都没变过的。

「好了。」稍稍使力挣开那温暖的怀抱,「也差不多了……」

因为发现怀里的人挣开自己的怀抱,忙着要把人重新揽回,所以一时间还没意识到梅长苏的意思,「小殊,什么东西差不多了?」

「时候不早,该回去了,你知道的。」微微闪过迎面而来的手,站起身。

跟着对方的动作也站起来,「小殊……」话还没完便被打断,「景琰别忘了你在揭开红绸时,对我许下的那些事。」

一句话让本想继续争辩的萧景琰静了下来,原来……他有听到,他那时说的每件事、许下的承诺小殊都有听到。

像是读到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似的,「对,我都有听到,你说的每句话我都有听见,所以,你现在……打算食言吗?」

「没有!」急着想解释,「小殊,对你我从没食言过,你知道我绝对不会,但是……」

几乎是用吼的吼出来,「没有但是!你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食言!」吼完便开始呛咳了起来。

听到这句话,萧景琰像是被说中心事似的紧绷着一张脸直接沉默不语,只是伸手拍着梅长苏的背帮着他顺气,等到对方好些后便停下动作,四周静得连落雪也可闻。

感受着这样的沉默了好一会儿,梅长苏在心里叹了气,「景琰回去好吗?你我都明白,再美好的梦境总有醒的时候。」而且,如果可以也别再来了……

最后那句话梅长苏并没有说出口,就算那是他最想说的话,只因他清楚,萧景琰一定懂话中含义只是不愿意去想罢了。

「……好,我……答应你。」又不知过了多久萧景琰妥协,「但是,这次等我一起走,好吗?」

本来有点不太懂,细想一下之后梅长苏点头,「当然!景琰你自己以前答应过的,如果我走到腿酸就要背着我走,不要和我说你反悔了。」说着两人忽然一起笑了出来。

「好,一定背你,但小殊你要是吃胖了就下来自己走。」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拉起对方的一只手紧握在手里,希望在离开前能留下些许的温暖,因为他要把许下的每件事情尽可能做到完满,那可能会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才刚说你不食言的,真是。」伸出另外一只没被握住的手拍了拍对方的手背,「知道啦!回去吧!」

在意识完全远离前,萧景琰回过头又看了一眼,虽然已经离得太远有些看不清楚了,但他知道对方一定是着笑,就算颊上里有着水光亦同,而那笑容一定如同当初他要去东海对方来送行一样灿烂。

 

一醒来,萧景琰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又在这最靠近那两处的地方坐着睡着了,而冷冽的寒风正刮得布着泪痕的脸颊生疼。

到底有多少次是在这里醒来脸上又布满泪痕的?

……也许早已经算不清楚了,只记得得到消息的那日正是与以往相比之下更为寒冷的大寒。

那天虽说已经算是年节封笔可战争仍在持续中,就算近期捷报连连但不到最后一刻绝对无法定论输赢,正因为如此身在朝廷大多数的官员仍将心思放边关战事上,在后面尽可能安排好一切事务,让前线保家卫国的将士们无后顾之忧。

正好说到「大寒不寒,人马不安」的事,说到这样冷的天对来年收获是好事只是苦了现在正在北境打仗的将士们云云--消息,就在这时传了进来。

听到派去的将士们将大渝军再次赶回时,让所有在场的官员们高兴的几乎都要跳起来了,可而后却再也笑不出来,因为跟着捷报一起回来的是那位破格持符一起出征的白衣客卿--梅长苏的死讯。

不记得在场的官员是何时退出去的、也不知是怎么走到这个地方来的,只知道最后醒来时眼眶里有未滑下的泪水以及眼泪滑过的地方让寒风冻得发疼……

发现自己带出的手炉已经变凉了,萧景琰在心底叹了口气,将脸上的泪痕及眼角的水光抹掉后,起身往自己居住的殿阁走回去。

在走回去的路上,仍被一片特意栽种的梅花林给吸引注,看着林中的红梅在雪中显眼,在越是寒冷的天开得越是冶艳,而白梅几乎与雪色融为一体却也不让雪盖住自己的绽放的美丽。

就这样站了好一会儿,想起了晨起漱洗时在水中见到了自己的倒影,原来曾几何时他满头的黑发已经渐渐被白色占据。

望着那片梅花,萧景琰轻声开口……

 

--我已是满头白丝,那么小殊你呢?

 

 

 



完。




其实在写的时候找了很多资料,找不到到底古代到年下是何时封笔的,所以,我只好自己私设了一些东西进去,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欢迎大家提出来讨论QHQQQQQ

至于从大寒开始写的原因……因为我在那天开稿的(○

在听到这首歌时,脑子里出现的其实已经成为帝王的萧景琰独自一人走在皇宫中,每当经过一些地方时都会笑着摇头,而笑容里带着怀念、苦涩与更多的回忆,不管是对于身边的人亦或是对于小殊,当然最多的是小殊。

因为,总觉得除了他走上了这世最孤单的道路外,另外就是那句静妃说过的话,所以,总觉得他有些疲累时会回想着过往的记忆,尤其是年纪渐长之后更甚。

而这篇在写的时候……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有几个梦会重复着做,并不会很常做这个梦,但是印象会很深刻,而里面的一些人、事、物却会是你近期接触过的--大约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喂#

 

最后,谢大家看到这里~~~~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和我说说感想吗?!

 

祝福大家都有个好梦。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方向感遺失 | Powered by LOFTER